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文苑杂志

文字感动生活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  卖牛  

2011-09-20 14:49:51|  分类: 默认分类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    卖牛
  
  佛刘
  
  经过我们长时间的劝说,父亲终于答应要把家中的那头老黄牛卖掉了。
  这个消息对于大家无异于久旱逢甘霖,连和父亲冷战多日的母亲也露出了笑脸,说要给老家伙做点好吃的,弥补一下。
  父亲一直也没有露出个笑脸,他的眉头一直紧皱着,看得出他对自己这样的决定并不是很痛快。
  这几天,他每天筛草喂牛,对牛照顾得比以前更周到了,偶尔我会看见他一个人坐在门槛上,一边抽着烟,一边看着老黄牛默默地出神。
  说实话,从心眼里我们也舍不得家里的这头老黄牛,自从分田到户,中途它替代了最初的那头老驴以来也有十多个年头了。不仅父亲对它感情深,连我们也认为它是这个家庭的功臣。但自从我们兄妹三人相继离开农村以后,本来属于我们的土地被大队分给了别人,它的作用就日渐小了起来。记得第一次我们劝父亲把老黄牛卖掉的时候,父亲一度认为我们忘恩负义。的确,在我们上学的那些年里,父亲和他的老黄牛给了我们源源不断的物质支持,没有老黄牛,我们的学业可能就无法完成。可是此一时彼一时,在它完成了自己的历史使命之后,它对这个家或者对父亲来说,可能就是一个很大的负担了。但是父亲拒绝我们的建议,他说没有老黄牛,日子将变得没有味道。我们不想和父亲争辩,在劝说无效之后,便主动放弃了。在春秋农忙时节,看父亲一个人赶着老黄牛去耕作他那仅有的两亩地。
  第二次劝说父亲卖牛是因为村庄里有一个老汉被牛顶伤,面对着日益老迈的父亲,我们的心也不由得提了上来。父亲对我们的建议采取冷漠的态度,他说,老汉被牛顶伤只是一个偶然的事情,没有牛人就能安全一生吗?不在这个的。父亲牵着他的牛在我们面前走过,那亲密的样子仿佛是故意做给我们看的。
  第三次劝说父亲卖牛是因为母亲生病住进了城里的医院。母亲出院后,按我们的要求留在了城里。母亲劝父亲也搬进城里住,可是父亲恋着他的土地他的老牛,一直没有答应,使得母亲两头牵挂,日久就和父亲冷战起来。
  在三次劝说失败之后,我们基本上失望了,我们知道,有一些事情永远都是你无法改变的。如果不是这次事出有因,我想父亲一生都会保留着他的老黄牛。
  卖牛的日子选在一个风和日丽的上午。那天早晨父亲起得很早,一直在和他的老黄牛做最后的告别。在这之前,他否定了我们让商贩来家里牵牛的建议,而非要牵去牛市卖。他一直坚持老黄牛还有很大的使用价值,可是我们看着那和父亲一样尽显暮色的老牛,只好默认了父亲的固执。
  牛卖得很顺利,价也高出了父亲的想象,这一点可以从父亲的神情上看出来。父亲说,我说它还有价值吧,你们还不信,怎么样?看着有些得意的父亲,我默然,其实这只是我的一个小花招。我托了一个熟人以高价买下那头牛,只是想让牛卖得顺利一些,父亲知道什么啊,除了老黄牛和他的两亩地,他对世事的了解只能算个小儿科。
  牛被牵走的时候,父亲的目光一直都是留恋的。从他的目光里,我还是有了一丝丝的不忍和感动,这样的一个老人,这样的一头牛,如果不是我,也许就是另外的命运。
  回去的路上,父亲一直也没有说话,他的目光有些散漫地给了路边那些正在成长着的庄稼。也许他知道,他离那些庄稼已经越来越远了。
  最后路过父亲那两亩地的时候,父亲忽然停住了脚步,他指着田地中正在忙碌着的挖掘机对我说,那是你们公司的吧。看着父亲征询的目光,我不知道该怎样回答。的确,眼前的这片土地已经被我们公司买下了,在不久的将来,这里将竖起一座现代化的工厂。但是这一切我从没有对父亲提起过。
  父亲转过头又说,你说牛没了以后,后面紧跟的会是什么呢?我张张嘴,刚要说,却被父亲打断了。
  我告诉你吧,父亲叹口气,下一步就是村庄。等村庄没了的时候,我们也该消失了。父亲仰起头,在他的头顶上,瓦蓝瓦蓝的天空,似乎有什么要滴下来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54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